首頁豬價行情豬市預測飼料行情養豬技術豬病防治豬場管理 養雞技術養雞新聞雞病防治糧食價格小麥價格大米價格面粉價格水稻價格

通行證在高速上可以,進村就不管用了?

http://www.5722953.live 豬價格網 2020-02-13 16:58 左左 網友評論 |

     “我給養殖戶送玉米被卡在村口,怎么辦?”王占新在發來求助信息,電話那頭他焦急地等待著。 

        疫情嚴格控制,進村環節增多

       王占新是一名專職給省內養殖戶運送物料的司機,從正月初十開始開工,每天運送大約30噸物料、給15家養殖戶,“今天剛送到第二個地方就卡住了。他們不準我進村,養殖戶自己把玉米倒進去的。”王占新很窩火,因為他在這兒耗了2個多小時。

 

       王占新著急離開,要趕著去接一車豆粕,“我今天接不上車,就耽誤明天給養殖戶送貨,家家都著急得要命。”最后,王占新到底還是錯過了接豆粕的時間,他無奈地說:“我得重新排隊,還得再等十七八個小時。”

       攔截王占新的村委會相關負責人則表示,他們嚴格按照市縣防控措施執行,“王占新因未從該村疫情檢查點進入,而是從村北防控封堵小土路進入,而且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進村。”隨即,值班人員將這一情況上報到鎮疫情防控指揮部,醫護人員趕來為王占新進行體溫檢測,詢問進村路線,對車輛和其活動地點進行消毒,一番周折后才準許王占新離開。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基層疫情防控工作人員不敢有絲毫怠慢。

       運輸車輛進村不暢的情況時有發生,很大一部分原因和王占新所經歷的差不多,因為與村鎮防疫值班人員溝通不暢而白白延誤了運輸時間。當下,全國正處在疫情防控和節后復工的關鍵節點,每個人都有義務維護疫情防控屏障,而在一線承擔農產品及物料運輸人員更要首先要做好個人防護,尤其是進村時,尊重、配合屬地村莊的防疫要求,減少不必要的誤解,確保運輸順暢。

       節前庫存備料告急,補充需求增多

       而此時的王占新也正快馬加鞭地趕著給其他養殖戶送物料,“今天最多能送9家養殖戶,到半夜能干完就不錯了!”

       接到王占新玉米的養殖戶叫姜梅山,他非常感謝王占新能及時送到,“春節前囤的飼料剛好夠吃到今天。”與姜梅山一樣,村里其他五六家養殖戶飼料也差不多見底了,“我還挺幸運的,能勻到7噸玉米,俺還能挺20多天。”姜梅山養了20年的豬,和供應商多年積累的老交情這時派上了用場。

       姜梅山最早一批出欄的豬大概在3月份,他希望那時疫情能過去,這樣,他的養殖場基本不會受到什么影響。

       中等規模養殖場的擔憂要比姜梅山多得多。“我們玉米庫存能撐5天,豆粕能撐3天,如果5天之內不能補充飼料原料,養殖場里七八萬頭豬就要斷糧了!”廣西一家養豬企業的相關負責人黃總發現苗頭不好,立即尋找飼料,聯系飼料廠采購一批成品料應急,“我們企業本來是自己買原料配制飼料,但現在原料供不上,種豬還可以供應自配料,但商品豬只能是采購商品料來應對,商品料還很難買。”為了盡量撐的久一點,只能狠狠心給豬少喂點。

       當然,這也不是長久之計,“給我們供貨的飼料廠庫存也就夠4天的銷售量,飼料廠也在想辦法從周圍慢慢調來一些。”黃總認為,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是保障運輸暢通。 

        跨地運輸程序繁瑣,時間成本增多

       只要是養豬場,都會涉及跨地運輸。疫情時期,跨地運輸到底麻煩在哪?黃總解釋說,“比如,A市的車在A市里走是沒問題的,但是,A市的車帶著A市發的通行證到B市去,可能面臨不被承認的問題,需要到B市重新辦理通行證,更有些地方只允許本地車同行,外地車牌不能通行。”

       “如果是成品雞和成品豬的運輸問題還不大,我們找當地的司機來解決,最大的問題是飼料原料的運輸,因為這一定涉及到跨地運輸,必須要到港口、碼頭、糧庫去裝車。”跨地運輸,需要提前一天辦理通行證。

       “通常飼料原料運輸我們都外包給物流公司,但是據我了解,與我們合作的物流公司復工率還不足10%。”黃總覺得這么低的復工率主要是受疫情影響,沒人愿意冒這么大風險提前復工。春節假期延長至2月9日,他寄希望于10日以后,物流能恢復正常工作。

       “物流的車不夠用,找本地的車又很不好找,而且辦證要求是指定的車隊、指定司機、指定車號,這個要求企業落實并不容易。”黃總認為多種因素夾雜在一起導致運輸不暢。

       一個市級農業農村局的工作人員也表達了他們的無奈:“對于運輸,我們沒有主動權。只能是遇到問題解決問題。”工作人員說:“目前,通行證有兩種,一個是由我們負責的僅限農產品的‘戰疫情保暢通通行證’,另一個是由交通運輸部門發放的用于運輸生活用品和應急物資的通行證。”

       “車上裝著農產品是沒問題的,但是空車去裝車的途中,走到不同屬地交界處就有可能被攔截。”這樣的問題,農業農村局的工作人員每天都要處理。一旦遇到這種情況,司機要先反饋給企業,企業聯系農業農村局,農業農村局再與交通部門協調。

      “其實,交通部門非常配合我們的工作,每次協調都很快解決。”在特殊時期,所有工作不得不小心翼翼,協調的環節多了,無形中也增加了時間成本。

       另一個尷尬是,通行證在高速公路上走是沒問題的,但是進村就不管用了。“按照屬地管理,各地鄉鎮政府疫情防控措施各不相同,所以,這種情況就要運輸車輛的司機跟當地自行協商。”工作人員表示,對這種情況,他們都會尊重屬地管理的意見,王占新的遭遇就與屬地管理有關。

        期盼運輸盡早暢通,減少對養殖業的影響

        早在1月30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交通運輸部辦公廳、公安部辦公廳等三部門就聯合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確保“菜籃子”產品市場供應和農業生產穩定發展。2月4日,農業農村部再次發出緊急通知,為維護畜牧業正常產銷秩序,保障肉蛋奶市場供應,并提出了六項具體要求:

       一、不得攔截仔畜雛禽及種畜禽運輸車輛;

       二、不得攔截飼料運輸車輛;

       三、不得攔截畜產品運輸車輛;

       四、不得關閉屠宰場;

       五、不得封村斷路;

       六、支持企業盡早復工。

      隨后,各地政府紛紛發文落實政策。與此同時,一些龍頭農牧企業積極溝通各級政府,如新希望、揚翔、大北農等都采取相應措施,協調畜禽產品、飼料及飼料原料等生產物資的運輸問題,辦理車輛通行證,開通綠色通道,保障運輸車輛的通暢。

       新希望六和方面表示,公司生產經營受到的影響主要體現為部分工廠復工延遲,對生產建設進度有所影響;部分區域交通管控影響人員、原料及產品的正常流通與運輸等。

       黃總坦言,相對于龍頭企業,中小養殖戶遇到的困難要更大一些,如果不能盡快解決運輸不暢的問題,可能就會直接影響到豬場的正常生產。“我希望養殖業的流通早日恢復正常。”

分享到:
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奖